湟源县地方资讯
社会新闻
决定大明帝国生死命运的一战,“松锦大战”明军是否有获胜的机会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17:2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对于战争的结果,大家不必多说,明军惨败,大明失去了最后一直机动部队,辽东尽失,而清军通过这一战离入关也只一步之遥。

关于这场战争,有人总结说是一场不该进行的决战,是明廷最后一个致命的决策失误。明军全面击败清军的机会并不大,能够让锦州解围、保住锦州就是胜利,今天就和大家聊一聊这场战争。

先从崇祯十一年(清崇德三年)说起。这年九月,清军从墙子岭进入,分路南下,北京戒严,形势严峻。新任兵部尚书卢象升战死,全军覆没。

明末辽东形势图

十月,洪承畴和亲信部将左光先、曹变蛟、马科等人率领甘陕援军奔赴北京,被任命为总督蓟、辽军务,麾下有八位总兵官,十三万士兵,四万匹战马,明军最精华的部分全部萃集于关宁一线。

崇祯十三年三月,清兵开始进驻义州,准备以这里为基地,攻取锦州、松山等地。

率领明军驻守锦州的依然是祖大寿,皇太极命令各位亲王轮番带兵围困锦州,朝鲜也派兵参与围困锦州。

围困锦州的真正的目的是歼灭来援的明军主力,围点打援。

崇祯十四年春天,锦州告急。

洪承畴进驻宁远,亲赴松山察看形势。锦州城中的粮草还能支撑半年,有人捎来祖大寿的作战建议:“宜车营逼之,毋轻战。”

辽西走廊

祖大寿与八旗军交手二十余年,熟悉他们的战术,知道怎么样对抗最为有力,就是结成稳固的战阵,步步为营,慢慢向前推进,不可草率出战。

这个想法与洪承畴的意见相似,他认为,锦州城防守坚固,目前粮草还足以支撑。只要坚持过今年的秋季,城外清军的粮饷即将耗尽,朝鲜方面大概也难以继续供应。

所以明军最好的策略是且战且守,和清军打持久战。

但是我们知道崇祯帝生性多疑,锦州僵持这么长时间没有进展,便派兵部尚书陈新甲一直催战,认为明军应该兵分四路出击,夹攻清军。

洪承畴认为此一战关乎国家命运,最佳的策略是等待,等待对手陷入困境。清军的很大一部分粮草由朝鲜水师运送,洪承畴派水师击败朝鲜水师。

清军的骑兵每天吃两餐,步兵每天只能吃一餐。有情报说,清军正在商议退兵之事。

陈新甲把自己的意见秘密上奏崇祯皇帝,崇祯皇帝密令洪承畴进军。

同时,清军放出消息,准备再次从蓟镇三协进扰北京。陈新甲催促洪承畴,称他消耗兵饷几十万两,锦州之围毫无进展,一旦北京有事,他就是第二个袁崇焕。

至此,洪承畴不敢再坚持自己的意见,誓师出兵,七月末亲自率军抵近松山。

松锦大战

八月初,双方在锦州、松山之间交战,锦州城中的祖大寿向外突围,连续突破清军的两道防线,却在最后一道防线前功亏一篑,没能冲破清军的铁围。

清军向沈阳求援。马绍愉建议迅速进击,破除锦州之围,洪承畴不同意。

有一条长岭山从塔山伸向锦州,大同监军张斗认为,应该在长岭山上派驻一支军马,防止清军抄袭我军后路。洪承畴不以为然,轻蔑地说:“我十二年老督师,你一个书生懂什么?”

皇太极亲自率兵赶往松山前线,果然派出三千骑兵占据了长岭山,声称要合围松山。

至此,双方在松锦一带形成决战的态势。明军集合了八镇十三万大军。清军倾全国之力,集合朝鲜、蒙古援军,整体数量与明军大致相当。但明军的粮饷集中在宁远、杏山、笔架山等处,留下致命的隐患。至此,明军的败局已定。

对于这场战争,如果洪承畴能够顶住北京方面的压力,稳扎稳打,即使不能击溃清军,清军也会主动解围。决战态势形成之后,如果洪承畴早期能够更坚决一些,明军将士能够齐心协力、破釜沉舟,或者洪承畴能够听从大同监军的建议,防止清军抄袭明军后路,明军都不至于大败,也许会有获胜的机会。

Power by DedeCms